37中文 www.37wxw.cc,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留客峰中,赵长河立于山巅看着周遭漫过腿部的云雾,感受着此地的灵气之浓郁,竟似要比夜无名的夜宫都强几分。

    包括刚才所饮的玉露酒,对修行也大有裨益,让他的彼岸更加巩固了三分。

    不愧是主宇宙之中的顶尖「禁地」,彼岸帝君修行之所。

    神识隐隐察觉,护山大阵虽然暂毁,各处依然隐含无尽杀机,颇有一些地方扫过便给人心惊肉跳之感,绝非表面看着的祥和。

    枯木帝君也不是表面看着的真被自己一招打败的简单货色……人家修行不同,第一时间没掏法宝罢了,换个主动权的话胜负难说。

    「你真觉得这位帝君可以合作?」夜九幽站在身边陪他观察了好一阵子,轻声问。

    「合作基础是有的,信任基础尚需磨合。」赵长河低声道:「今日示威、送礼、晓之以理,该做的都做了,就看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夜九幽道:「如果是我,不会选择合作。无论他是怎样的人,终归是一位掌控星系的帝王,而不是真住一个仙山就把人当隐士了。帝王之心莫测,藏着的鬼蜮也多,不是好的合作者……依我之见,刚才谈话弄清了这里的形势,其实就可以走了,留宿没有意义。」

    赵长河道:「哪怕是个隐士你也不会选择合作呀。你性子虽与以往不同了,根子没变,对外人哪来信任……我看肯坐在这里和人谈话饮酒都已经很给面子了。」

    夜九幽嫣然道:「肯谈话饮酒,可不是给他颜面。一则因为我也想弄清楚此地形势格局,二则听他说着贤伉俪的,爱听。」

    赵长河失笑不答。

    夜九幽道:「你还是想合作?」

    「万象星域是别人的主场,如果没有地头蛇协助,我们贸然在这里和彼岸级别的强者生死战,变数太多了,多到连推演变局都难。」赵长河道:「本来夜无名早该做这件事,但她有顾虑,不愿轻易引入外人,我理解……她连我都不肯信任,又怎么肯随便和外人合作?但我觉得我可以试一试。」

    夜九幽在这一点上和夜无名一样,并不想和外人有什么牵扯,都怕给自家世界惹来更多的麻烦和觊觎。但她同样也知道洛川又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人家本就有根底。有根底就意味着只要走出井底之天,那就从来都有外人的存在,想要双方闭起门来解决恩怨只是一厢情愿。

    想要永绝后患,就必须考虑整体,赵长河的想法是对的。

    「枯木帝君留宿你我,是双方信任基础的第一场观望。」赵长河笑了笑:「只要我们肯住、敢住,这本身就是一个开始。」

    夜九幽知道这个道理:「这是他的观望。你我呢?仅仅这么住一夜,难道就能判断他在合作之中会不会起变故?」

    赵长河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这只是个开始,何必着急。我现在都怀疑你之前千万载是怎么过来的。」

    「我现在也不知道之前是怎么过来的。」夜九幽微微噘嘴:「我道心都被你毁了,你要赔。」

    「好好好,怎么赔?」

    夜九幽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又有些叹气:「在别人窥伺之下,不能亲热,难受死了。」

    「……」赵长河哑然:「现在你们比我色多了。」

    夜九幽笑嘻嘻地挽着他的手臂:「我男人累不坏,怕什么?」

    「夫人请安坐,我来给你点娱乐。」赵长河抱起她,放在山边亭台里坐着,旋即手心一翻,一张古琴出现在亭中石桌。

    过不多时,琴声响起。

    夜九幽坐在一旁托腮看着赵长河特意给自己弹琴消遣的样子,眼眸越发温柔。

    对于夜九

    幽的性情来说,牵扯上外人,她内心一直是有点避忌和不安的。在悠然琴声里,那点不安渐渐消退抹平,心中渐渐安宁。

    他既是在用清新的音乐舒缓她的心情,也是为这什么事都做不了的漫漫长夜提供她的娱乐。

    曾经在想,他会不会得到了就不再珍惜,会不会没有想泡她时那么宠了……事实证明,除了人多导致他的时间不好分之外,别的依然无可指摘,甚至更温柔。

    因为男人年岁越大,就越懂得疼人了……

    现在已经不是小男人了……是个连修行上都已经并驾齐驱的顶尖强者。

    不知不觉间,夜九幽连身处的环境都忘了,满心满眼都是情郎。

    远处山峰枯木帝君负手静立,远眺这边的山头。赵长河弹了多久的琴,他也听了多久。

    直到琴音略止枯木帝君低声叹了口气:「说来也好久没听人弹琴了……你觉得他琴艺如何?」

    身后始终安静地站着一名下属,听枯木帝君发问,才低声回答:「是凡俗琴艺,没有仙道加持……但修行至此,在技法上已经不可能会有什么缺失,堪为完美。」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其意而言,心胸旷达,羁绊却多,乃情义之辈。其中颇有杀伐之音,手头血腥不少。」

    「矛盾么?」

    「不矛盾,怜子如何不丈夫。」

    「可作伪么?」

    「此非仙道之技,在你我面前怕是难以作伪。」

    「野心如何?」

    「略有。」

    枯木帝君定定地看着那边山头,赵长河已经停下弹琴,在和夜九幽下棋消遣了……然后看见了两个臭棋篓子。

    枯木帝君看了一阵,哑然失笑:「谋局者,就这小儿水平的棋艺,夫妻俩都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下属也在笑。

    对于他们漫长的人生,就算不是专研这方面的仙道,单作为消遣小技,也一个个水平都是登峰造极,毕竟运算能力不一样了,很少见这种修行的人士水平还能这么臭的。

    只能说这俩是真完全在消遣,压根没上心。

    枯木帝君转身离开:「好了,别盯着客人了,过于无礼。之前准备的那些什么美人试探的,都撤了吧,我看不必。」

    下属跟在后面笑:「我觉得私下塞几个,他说不定会喜欢。」

    「他夫人可一点都不比他弱,说不定沉淀更深几分。莫惹得盟友家中河东狮吼,罪莫大焉。」

    「盟友?」

    「非阴谋而来,那就可以。至于之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

    次日,枯木帝君驾云而来,悬在赵长河的亭台边上,神色古怪。

    赵长河靠坐亭柱,悠然在喝酒,妻子慵懒地枕着他的大腿,身上盖着他的外套,正海棠春睡。

    修行到了这个地步,棋下得臭也就罢了,居然还要睡觉的……枯木帝君也是无力吐槽。

    这睡得枯木帝君都不知道该不该说话,说了把人吵醒是不是很无礼?

    却见赵长河冲他做了个「嘘」的手势,传念道:「帝君传念聊。」

    你还真怕把老婆吵醒……枯木帝君一肚子老槽,还真用传念道:「尊夫人需要睡眠?」

    赵长河道:「她只是喜欢靠在我身上睡觉的感觉。」

    枯木帝君若有所指:「因为有你在身边,可以安然入睡,无论身在何地?」

    赵长河笑了:「帝君挺懂的,看来也有故事……嗯,闲着没事,下棋不?」

    枯木帝君面无表情:「相信道友不会喜欢和小孩子比武

    。」

    「这就错了,我连自家孩子都欺负。」

    枯木帝君实在觉得这厮是个妙人,失笑道:「道友既不爱棋,为何随身带棋?」

    赵长河道:「没办法,老婆多,有人喜欢。」

    枯木帝君:「……」

    不是随身带棋,只是随身带着一个世界,想掏什么就掏什么。还可以掏个女儿出来喊叔叔,你要么?

    话说昨晚陪夜九幽弹琴下棋,女人们也都在怀里看着呢,一个个嘴巴噘得都可以挂油瓶了,尤其是晚妆,现在脸色都是黑的。

    她最喜欢的生活,却被一点都不喜欢这些的夜九幽给体验了,颇有一种自家养出来的鲜花插给了牛粪的愤懑感。

    其实她们虽然没有破界的实力,但只要有人带就都可以带出来玩。只是身在异域敌我难定,赵长河不好带,带上夜九幽更多的意义是威慑,夫妻双彼岸的威慑力不是闹着玩的。要不是夜无名现在没收服,赵长河更希望带着彼岸姐妹花,那才秀……

    但现在唐晚妆很怀疑是夜九幽恶意不让带,就为了独霸男人,这事她有前科。

    赵长河心中考虑啥时候带晚妆她们出来玩玩,口中道:「帝君今日有什么想法?」

    枯木帝君定了定神,笑道:「昨日说了,与道友把臂同游,何如?」

    赵长河道:「星域号称万象,必有多类乾坤……若是平日倒是有些游览的兴致,但现在兴致不高。」

    枯木帝君笑道:「如果了解星域各处,是你我合作的前置条件呢?」

    赵长河怔了怔:「这话何解?」

    「因为如果阁下不了解星域特异,到时候面对洛川主场之利可能要吃亏。」

    话说到这份上了,基本就已经宣告合作成立。

    这回赵长河倒很是费解:「帝君区区一夜就有了决定?」

    枯木帝君微微一笑:「有些时候,看人只需要一眼。」

    说话间,夜九幽睡眼惺忪地睁开了眼睛,第一时间察觉似乎有外人在侧,眼眸瞬间凌厉,恐怖的杀机闪过,天地瞬间幽寒。

    很快发现自己还是躺在老公腿上,老公正在和人谈话。那杀机飞速消敛,重新变成了懒洋洋的小猫咪,靠在腿上懒得起来。

    枯木帝君有幸目睹了一个盖世魔头怎样变成一只小猫的过程,刚才的冷酷幽寒饶是以他的修行心中都有些余悸。赵长河有些无奈地问:「比如这一眼如何?」

    枯木帝君哑然失笑:「至少更确定了,二位确实有对付洛川的底气。」

    赵长河抱起妻子,揉了揉她的脸蛋好像助她清醒似的,笑道:「起来啦,彼岸级的帝君给我们做导游,这待遇可不常有。」

    说到宇宙遨游,之前赵长河觉得一步也就数万里,步步都要被人追上,除了当时的硬实力确实不及之外,更主要还是由于不习惯身处宇宙的环境。真要习惯了,到了后来遁逃行星之时,速度已经远超初始。

    并且当时怕空间被搅碎,不敢擅用空间折叠穿梭,纯靠速度飞遁的。若以空间折叠来跑,那夜无名多早以前都可以直达地球了……距离早已经失去了意义,需要的是定位能力。

    如今的赵长河就已经很习惯宇宙环境。便是不靠空间能力,单是飞行,跟在枯木帝君身后遨游也已经一点都不落下,跟得十分轻松。

    更轻松的是夜九幽。

    枯木帝君心惊地发现,他竟然都感觉不出这个女人飞遁的轨迹,仿佛前方黑暗在哪里,她自然就到哪里。

    枯木帝君有时候觉得这位赵道友的老婆并不存在,有种所有的宇宙幽垠都是她的错觉。

    他心中也有了些判断……这夫妻可能是从次级位

    面出来的,这种一界混沌幽暗初始的味儿不是主世界可以获取……就像凡人国度一辈子呆在庙堂里总难得到从基层历练上来的体验一样,经历一个世界的生灭与破茧往往是大道之途的重要组成。

    但能自成世界的位面可不好找,要么就是太小了,位格太低,就像乡镇主官的体验对于做宰相没多大价值,好歹得做过州郡吧……位格恰当的次级位面实在可遇不可求。所以会有很多人想要搜寻那个遗失的洞府,据说那也是一个位格颇高的世界。

    想到这里,枯木帝君忽地止住身形,传念道:「道友且住,再往前是险地。」

    赵长河夜九幽一起驻足,神念探开。前方极远之处似乎有一个可怕的黑洞,周遭不知多少光年寂灭不存,一片混沌与死寂。

    三人驻足的地方正是黑洞吸力的边缘,若是再往前一点就会触及。若是不加详查,突兀擅入这种环境之中,恐怕不用别人打就已经要出大岔子。

    「这便是星域之中的无数险地之一,我们虽然可以抗拒,但不知情的话擅入还是会有很大危险,最好有所准备。」枯木帝君看了夜九幽一眼,若有所指:「此外,对于相关修行者,险地也是造化。」

    夜九幽出神地看着前方,虽是在赵长河模拟的宇宙场景中见过类似的东西,自己的神通也有意无意在往这方面靠拢,可亲眼目睹、亲身体验这样的力量还是首次。

    这里的寂灭,是一个位界范围的寂灭。

    无怪乎赵长河往日就笑自己的混沌与寂灭不值一提,神州的混乱更是过家家的把戏。

    「此地如何?」枯木帝君笑眯眯地问。

    赵长河替老婆回答:「风景独有。」

    枯木帝君道:「你我谈合作,未曾建立信任,也无法有什么可以约束保障。这虽然不是我的东西,若说是在下的一点诚意,算不算?」

    赵长河道:「算。帝君想要什么?」

    枯木帝君道:「我带道友见此灭,道友若能带我见其生,你我合作既成。」

    这意思,已是明着想见这对夫妇所在的世界。

    赵长河微微一笑:「或许可以换一个方案。」

    「道友请说。」

    「帝君之前说,曾有一个遗失的洞府,诸位遍寻不得?」

    「不错。」

    「如果帝君能助我们完成所需,那我就带帝君去见那个洞府,是否见其生?」

    枯木帝君眼里精光爆现:「成交。」

    赵长河笑着点了点头:「那帝君请先回,我回头再来找帝君。」

    枯木帝君愕然:「你们不跟我回去?」

    赵长河看了看身边出神的夜九幽,笑道:「因为我们要进这里面看看。」

    枯木帝君:「……为了修行?」

    「是,为了修行。」赵长河灿然一笑:「帝君自己都说了,险地也是造化。」

    我指的是边缘感悟,我看你们的意思是想去闯核心……枯木帝君暗道这怕是一对疯子,为了即将得到的洞府还是劝了句:「若是平时或许还好……如今既然大战在即,二位还是不要轻涉险地。」

    「没办法,我夫人已经看痴了。」赵长河笑笑:「只要她想去,那刀山火海我也陪着去。」

    (本章完)

    免费阅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